湖南永州宁远县柏家坪镇谢家村
本站网址:
271241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名人故事

和平清正谢赐履

发布时间:2014-03-27 08:44:23     阅读:198 举报


   一个官员,举人出身,却官至巡抚,据说这是清代广西第一人。他就是谢赐履(1661~1727年),广西全州县龙水镇桥渡村人(祖籍湖南永州宁远北路白鲢塘谢家、曾与其侄儿谢济世多次回过祖籍地白鲢塘谢家、特别是济世公还将其所获得的“翰林院”等牌匾送回祖籍地白鲢塘谢家谢氏宗祠内悬挂,有民国卅七年的家谱记载为证)

  谢赐履在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与父亲谢明英同时中举。父亲是解元,他是第十六名。后来他去考进士,虽然不得,但却留下一段佳话。

  谢赐履入都参加会试,住在河南古都张潘的旅店里。半夜里有一美娇娘来相伴,谢赐履不肯接纳。那女子自称是店主让她来的。谢赐履更是坚决拒绝。等到天亮开门,想来借“种”的店主人已经站在门外,对谢赐履拱手称道:“先前只是看重您的相貌,现在更是了解您的内心了。”为表达敬意,店主赠他钱财为他送行。他坚辞不受。后来在他的诗集《悦山堂诗集》中,有《张潘问宿,主人预为置妓于室,予急挥之去,留题壁间》一首,说的就是这件事。清人蒋励常对此赞曰:“若公者,诚无愧古人,而足为弟子、国人所矜式矣。”

  谢赐履初任广东感恩县(今海南省崖县)令。当时海南地处荒远,尚欠开发,于是便有人利用封建迷信,愚弄民众。县里有一个大庙,“珠龛千佛座,妖蛇穴中央。时时露尾脊,引首或低昂”。庙里把一条大蛇奉若神灵,意在敛财。谢赐履却趁老僧不备,一刀把大蛇斩了,事后却幽默地“安慰”老僧说“物毙幸神在,于事固无伤”。就是说大蛇虽然死了,但你供的神还在,不会对你的生计有影响。弄得老僧无可奈何,只有“再拜惟焚香”。

  感恩临海,常有海盗为患。一次,有贼船七艘,将薄岸登城,而城墙多残缺不全,谢赐履乃令男丁执兵器弓箭,妇女怀瓦石,积极备战。白天督壮丁持畚箕挑石,修补城墙,夜晚则令男女在城头警戒。三天三夜后,城墙完工,贼见城内有准备,不敢再登城,只好退去,一城民命得以保全。

  谢赐履任感恩令仅两月,便丁忧离任,期满后补四川省黔江(今四川省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)令。

  黔江贫穷,他把救民于贫困作为自己为官的首要任务,并常以没有做好扶贫而自责,“弭灾无善策,端愧束长生”。自叹:“鬓毛仍短尽,强半为民艰。”为了平息酉阳、平茶二土司的土地纠纷,他“轻装减从骑,跋涉我何辞”,一路上深山峻岭,他们一行“溪边循虎迹,天上走羊肠”,途中“僮仆正苦饥,一餐虑无有”,“人吏苦饥劬”,只好摘山果“随手杂餐嚼”。担心因纠纷导致“罗织溪峒无人烟”,期望“台司宽大恩,执法平情理”。呼吁“长官长官幸留意”。

  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秋,升为永平(治所在今河北省卢龙县)知府。是年夏季,属地暴雨成灾,永平府所辖的滦县、昌黎、迁安、乐亭四县,平地水深数尺,禾稼全没,百姓嗷嗷待哺。谢赐履见到灾民:“所至踵相属,扶携逮童叟。蒙袂或垂头,捉襟或露肘。病者或捧心,悲者或疾首。或妪提其孩,或女掖其母。或则手壶瓢,或则肩篓薮。奔走益腹枵,尘土增面垢。菜色而柴立,对此辛酸久。”他急令各属县造册开仓救灾,不必等上司批复。属员畏事,请等候上级指示再发。谢赐履慨然道:“救饥如救焚,专擅之罪我当之,迟延之罪你敢当吗?”并亲临乡村视察,动员富民出粟赈灾。不数日,得粮万余石。他又选精明能干之人,分路发放,自己则赶赴上司处,据实入告,请求救济。而上司以当初未报告为由,先是拖延不办,后经谢赐履慷慨陈词,才同意发粟10万石,却又有意为难,令以船百艘从水路运4万石到最远的乐亭,意在延误谢赐履。

  永平虽然临海,然小港水深不满尺,且近冬季,两岸将结冰,船不能行走。谢赐履见状大惊,然已无可奈何,只好令各牧令准备车辆、口袋和雇派纤夫,又以芦席万张,就地为囤以待,自己则亲赴港口相机以处。事有凑巧,第三天以后南风初发,港水渐深,4万石粮食平安到达乐亭。

  水旱灾荒之际,也是贪官污吏发财的机会,连康熙皇帝也不得不承认“遇水旱灾荒,皆地方官吏任意侵渔,以致百姓不沾实惠”。谢赐履深知社会弊端,他请粮归来,又单车载星,遍历诸厂,察看有无冒领及遗漏者。他和部下下乡逐村登记名字,对儿童、成人、残疾、老人分别施救,按实际情况分发,童稚每人五升,壮者只给一斗;残废和老病者,加倍发给。也有的发给现金,减去老弱背负之苦,免得老百姓离乡背井。他当时写有《赈饥》诗,为当地人民传诵。

  康熙五十八年(1719年),被康熙皇帝称为“天下第一清官”的仓场总督张伯行,以“和平清正”保举谢赐履为政有方,九卿也皆列名同保。康熙皇帝也道:“谢赐履居官好,举得极是。”于是,特授以天津兵备副使。康熙六十年(1721年)冬,升湖北按察使,次年十月二十一日,升为山东巡抚。按惯例,巡抚要由藩司即布政使升授,谢赐履则由管理一省司法的臬司(按察使或廉访使的别称)越级提拔,看来,是深得康熙的信任和赏识的。

  康熙去世,雍正即位。他虽然评价谢赐履“操守颇好,人亦谨慎”,但山东漕船阻冻,兼有修筑河工之事,认为谢是新任之员,未能谙悉省情,于是谢赐履以佥都察御史巡视两淮盐政,随即升为右佥都察御史。他任山东巡抚首尾仅三个月。

  雍正二年(1724年),皇帝亲笔题“福”字匾一块赠谢。此匾至今尚存才湾镇白石大湾岭村谢家。   

  雍正二年闰四月,谢赐履又以左副都御史管盐政。封建官场,相互倾轧,相沿成习。就在谢赐履深得信任之时,有人告发他接受商人贿赂,营私舞弊。朝廷闻报,立即派员核查账目。结果他员多有贪污,独谢赐履无所染。又严审商人,这才发现原来谢赐履为政素廉洁,不意得罪了属员,故指使商人寻事陷害。问题查清,谢赐履反而清节益著,名气大增,调任两浙,一如淮政。他三任盐差,养廉银费不及一半,所余之费全部贮库为公用。

  雍正四年(1726年)春,他以老病乞休。雍正皇帝亲为慰劳,令小太监扶出,大褒其操行。

  没想他回到全州不到半年,却遭横来之祸。事因他的亲侄子谢济世当时为浙江道御史,弹劾河南巡抚田文镜,结果以言事获罪,牵连到已退休的叔父。于是令谢赐履入京传问。他赶到北京时,侄儿却以“妄劾失实”罪,改斩首为革职,发配阿尔泰充军。谢赐履虽未加罪,终因年迈,不堪舟车之劳,次年卒于北京,享年六十有七。

  他任户曹4年,住敝庐,冬天仅羊裘一件,甚至无更换之衣。后来当了山东巡抚,已是个二品大官,才开始换上狐裘。昼夜读书,手不释卷,精通医卜星相以及看地等术,所著有《悦山堂诗集》十二卷。

白鲢塘谢家民国卅七年宝树堂《谢氏族谱》记载



 

网友评论: